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Welcome to hotel de luxe ...

戶頭上有几個億口袋裡有十萬金但不巧碰上黃背心吵嚷,所以只能五天四夜只限杜拜帆船吃3或清邁田莊看星星 二選一體驗奢華! 您選哪果咧?
咱戶頭和口袋都不夠格,但這兩地都去幹過活,所以奢華有點體驗,6星也不少心得樂得在這給點兒意見: 老爺夫人您不用考慮,我推泰北桃花源有養心清肺的良田美池更有蛙鳥語的星夜良辰! 蜜月新歡,老伴避世皆宜!



老爺夫人殊不知物質的奢華甚至藝術的品味只要有錢就都買得到!

君不見從杜拜到紐約,從約堡到里約,全世界的奢華旅館 咱可住過很多很多 早已被祖國的老鄉們俏俏佔據! 只是越來越難買的,是那林盡水源,彷彿有光的奢華啊!


得了咱們既非達人又不網紅意見給了N次,老爺、夫人也從不採納 直到
 
直到去年底,鍍客戶之金拜工作之賜住進了泰國清邁兩家都是價位名列前矛但擁良田美池桑竹之屬的 Dhara Dhevi 四季旅館! 大伙過西洋聖誕兼跨18-19基督年;歡欣鼓送舊,酒影杯光迎來,自不在話下

此行我只帶了本几年前買的 History of Lan Na by Sarasawadee Ongsakul,假裝溫故知新,實想現買現賣。然在這個地球越來越熱,歷史越來越冷的時代,誰還記得明末清初? 吳三桂追過了雲南,殺了永曆皇帝朱由榔(1623-1662)? 誰又管得了蘭納紅衫軍要不要脫泰獨立?


或許有人好奇,Dhara Dhevi 四季旅館哪個奢華哩? 比物質的奢華還是比藝術的品味? 比房間的大小? 還是比泳池的長寬? 比餐廳的飲食? 還是比按摩的要價?


其實老爺、夫人對奢華旅行的要求,早已不分中國台灣! 物質、藝術、房型、餐廳兩岸同胞住好吃好的一家親,甚至雞犬相聞的山林,都只要有A伊黑心卡就買得到;而那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美池桑竹祖國支付寶也都能抓!

至於那 林盡水源,彷彿若有光的奢華 我比來比去,老爺夫人根本有聽没有懂! 就好像我房間外,枝頭上歡唱 Welcome to hotel de luxe ... 的鳥仔,也只有陶潛才聽有!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不敢領教的指導教授!

回覆 高應大 XX教授 給 高雄XX會【德捷奧行程】建議: 

咱們規劃和導覽各類建築、音樂文藝主題團進出布拉格<>維也納不下50 ,深刻體會 如果一生只去一次,旅行不應對照高中歷史課本,更不必追逐道聽途說的陳腔濫調! 
以下紅色是我回覆教授對每日行程(黑色)的"建議":

第四天 - 參觀查理大橋順道參訪史麥塔納博物館(本來都會去!) ….音樂家與伏爾塔瓦河的關連性以及代表曲目(本來就會在車上只介紹 Ma Vlast 5個樂章之一... )重點是捷克代表性的古典音樂家不只有Smetana從文藝復興>巴洛克到浪漫風格,作曲家和創作都非常豐富….

第七天 - 奧地利 Linz的電子光影藝術館行程建議取消(不會取消),將有較多時間遊覽薩爾茲堡

教授顯然没搞清楚行程順序,對奧地利近十年的文化、藝術發展也完全無知!

第十天 - 建議將國家軍史館(教授顯然没去過)的行程取消 ….以下取代?

1. 多瑙河瓦豪河谷遊船(Excursion in Wachu) 我們搭過,多會睡著喔!

2. 維也納森林散步(Promenade in Wienerwald) 不知所指?

3. 世界遺產熊布倫宮(Schönbrunn Palace) 歐洲王宮還看不夠嗎?

第十一天 ...「強烈建議」不要參觀Leopold Museum (故意錯過2018 Klimt & Schiele 逝世百年大展?),可以選擇介紹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再看義大利、荷蘭和法國畫?) Naturhistorisches Museum (我都去過,有請更精確指出看啥? 姆指大的Venus of Willendorf?) 。順便導覽附近的 Heldenplatz、霍夫堡 Hofburg Wien 與金色大廳Musikverein (這是樂友音樂廳,不是什麼大廳! 我們多視樂團和曲目前往!) ,可看性更高,更能了解維也納的文化藝術。

並非覺得 Egon Schiele 或分離畫派的藝術不好,而是(自己也没進去過?) 擔心一般未受進階藝術陶冶的台灣民眾(低估咱們港都會成員,更大大低估我們旅行社的文化水準!) 較難接受,與其如此還不如先帶領民眾先領略哈布斯堡王朝風華 (從布拉格到維也納,95%的參觀和景點都和哈布斯堡王朝有關還不夠嗎?)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挪威國鳥 Nikolai Astrup

為什麼個子比麻雀還小,羽色又灰暗的白胸河烏(- 英名: Dipper – 學名:Cinclus) 能當上挪威國鳥? 而不是連馴鹿都能獵殺的金鷹 (Aquila chrysaetos)? 或是其他北歐天空常見的猛禽呢
Go ask the Norwegians 下次去挪威時問問當地人唄依我自己進出斯堪第那維亞20多年的體會,一是挪威人早已不尚維京祖先的暴力掠奪,當不會以猛禽為圖騰。
另一方面呢? 白胸河烏(挪威: Fossekaller) 個子雖小,但不僅能在激流中潛泳,更能耐零3-40的低溫,鑽進浮冰下覓食!
或許更令(挪威)人認河烏為國鳥的另一原因,正是它們性喜山林,激流勇進,嚴冬不而又能享受孤寂的特性吧!
但也正因白胸河烏這種天性使得絶大多數樂山好水既仁且智的觀光客到了挪威不聞其名出入峽灣猶不察其踨。
就像20世紀最具特色卻鮮為人知的挪威畫家阿斯 (Nikolai Astrup  - 1880-1928),性喜山林,樂於孤寂;在那一湍歐洲的 impressionism, expressionism, neo-romanticism paleo什麼ism 的激流中 naively 勇進,面對生活的嚴冬而不!



我猜阿斯在他家(Joster)附近不只觀察過河烏深識其性之外更是見鳥思人,相望不厭才會以«石上孤鳥-Fugl på sten»為題,並用油彩和版畫著色的不同版本,多次表現小小河烏之美
遊挪威必也觀國之鳥,賞 Astrup 的畫深層體會峽灣的深邃,享受國鳥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