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台灣大學的新南向

昨天返回我的母校 - 台灣大學 - 當年的總圖已改設校史館,我逛了一圈,第一次認識到今日台灣政治亂源真的源自1928年日本殖民地大學-台北帝國大學!

讓我一分鐘速陳始末吧! 台大當年的成立宗旨本就是教化並塑造台灣(青年)對日本國家認同與效忠! 依當年日本「大學令」第一條:「以攻究國家進展所必要之學理及有關應用之蘊奧為目的,以陶冶學徒之人格,涵養國家思想為使命。」。1928316日,台北帝國大學首任大學總長幣原垣在創校時設有文政(史學、法學)部、理農學部及附屬農林專門學部(今國立中興大學)。
 
為提供日本皇軍在亞洲展開全面軍事攻掠所需,台北帝大特別注重«南洋»農業和民族(物種)研究,並以台北帝大為主要教學和實驗中心。幣原垣認為台北帝大正符合時代之要求,而台灣亦為(南進)最方便之所!  1936年帝大設立醫學部、附屬醫學專門部; 1939年再設熱帶醫學研究所。1943年帝大理農學部分為理學部、農學部,設工學部、南方人文研究南方資源研究所
日本投降之前,台北帝國大學有 文政(史學/法學)、理學、農學、醫學、工學五個學部(學院)之外,更設有熱帶醫學、南方人文、南方資源三個研究所。

據維基網路資料,在帝大成立16年後的1944年,台北帝國大學已有394學生其中有117名為臺灣人。

我好奇1928年這117名台大青年中,有多少人敢在校園裡閩南語唱出鄧雨賢寫的《望春風雨夜花》、《月夜愁》?又有多少當代台灣青年知道就在台北帝大成立的同年 - 1928 - 日本皇軍竟用炸藥把剛和蔣介石握手言和使中國正式進入統一局面張作霖給炸死了!?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墨索里尼的浪漫主義

上個月入住羅馬一間貴族宮改設的旅館,被房間掛的一幀照(畫)嚇了一小跳! 為啥哩? 因為那張格放的畫(照片?)正是我們隔天要去看的義大利文明宮Palazzo della Civiltà Italiana- 一棟被義大利人稱作«墨索里尼風格»1930年代建築。

令人玩味的不只是這張照片所突顯的羅馬拱(),反映著2千多年前羅馬人在石材堆技術的突破(歐元5元鈔票也選用的原因)而是旅館裝潢設計師和墨索里尼(國家團隊)共有的 公共建築品味! 

«品味»這一詞來講墨索里尼對公共建築的要求可能犯忌,但進出義大利這麼多年,在許多城市裡仍看到他當政時期的公共建築,比如最著名的米蘭火中央車站(1925-31),和西西里-巴勒摩的郵政總局(1930-34)等,一方面看得出有人文素養的墨索里尼不只對歐洲文明傳統很瞭解,他參加社運和多年的記者經驗也讓他接觸到當時的新社會和藝術趨勢。但另一方面呢? 這些法西斯建築並沒被後起的世代打跨鬥臭!

我們拿同一時期俄國(斯達林)的公共建築相比,年輕時支持社會主義執政後轉向成為(國家)資本主義的墨索里尼,顯然不像俄()共領導階層那麼急於切割掉所有的帝王-貴族-宗教傳統! 但墨索里尼也沒有完全擁抱那個新時代義大利藝術建築家所提出的«未來主義»美學觀。

其實近代鼓吹用(工農)暴力從下往上推翻舊體制的所謂革命比如俄共和中共本質上就是要天翻地覆你死我活地改頭換面當然就要徹底否定過去的一切 包括自己的過去
跑了那麼多地方,看了各地的文明發展我看反而是以傳統(文化)為立基的變法(開放)不管是政治經濟或藝術文化的比如西歐各國和日本反而能在保守而漸進的改革中得到實質(內涵)的變化,而非流了血,卻只改個頭和換個面的«革命»無甚了了!
 
正面駐足仔細欣賞那棟墨索里尼時期為1942年萬國博覽會蓋的義大利文明宮,我怱然想到被(法國)超現實畫派(Sur-realisme) 為大師的義大利畫家奇力哥(Giorgio de Chirico - 1888 – 1978),他那几幅震撼(1914)年代的名作(以下兩幅均為紐約現代美術館 MoMa 收藏)不都是把一些新(時代)元放在像古羅馬大競技場的連環拱廊裡嗎? 是他啓發了墨索里尼?
還是我想太多?
那棟義大利文明宮正面上方刻寫著一段碑文: "Un popolo di poeti, di artisti, di eroi, di santi, di pensatori, di scienziati, di navigatori, di trasmigratori" – 一個詩人、藝術家、英雄、聖賢、哲人、科學家、航海家和()移民的國家(民族)!

所以然後呢? 然後所以義大利人要去打北非? 日本人要侵略中國? 而俄國人要去解放全世界? 
那方彼時墨索里尼和奇力哥都自()認為是Novecento Italiano (義利1900)新時代的領導人但百年後咱們回頭或從更高遠的角度看我也可以說奇力哥的畫蠻浪漫主義墨索里也很超現實主義或者呢?  

或者什麼主義都不是成王敗寇,名至實...不歸...也罷了!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來杯蘇格蘭 Robert Burns

蘇格蘭的農民詩人Robert Burns (1759 – 1796)雖然成名晚,死的早,但他那些帶著濃濃蘇格蘭泥土味的詩篇卻帶給許多比他晚,尤其比他好命的英格蘭美國甚至俄國等不用耕田的詩人,很多很多的靈感。
Thy wee bit housie, too, in ruin!     (小田鼠)你的小家也毀了!
It's silly wa's the win's are strewin!   可笑那抵不住風的泥草牆!

 
An' naething, now, to big a new ane,  啥也不剩,甭想撿枯葉子
O' foggage green!                  蓋新房了!



 An' bleak December's winds ensuin, 嚴寒的12月將到
 Baith snell an' keen!               肯定淒淒慘慘! 


大學讀英國文學時台灣只聽得到 AFNT(美軍電台),怎抓得住蘇格蘭人那種嘟著嘴的土音? 但對這首詩印象特別深,只因為家裡没事也會溜進一隻田鼠,帶著一身臭的田鼠,滿屋子吱吱叫地躲咱們的棒棍 最後總是死的 Baith snell an' keen!

百年前頂著風霜,望著貴族莊園鋤地的 Robert Burns 自覺和小田鼠一般歹命;百年後咱們逛蘇格蘭高地,住莊園喝威士忌,覺得他還真的歹命! 不只因他少年窮困,更因為才37歳就掛了! 若能多活個10來年趕上蘇格蘭工業格命和商業興盛的成果,肯定也能和許多文人雅士享用到克萊德河畔(River Clyde)淹腳目的蘇格蘭錢!

比如堪稱蘇格蘭浪漫時期最偉大只比他小12歳的Sir Walter Scott ( 1771 – 1832)大學還沒畢,也寫個淒風苦雨的詩人 The way was long, the wind was cold, The Minstrel was infirm and old卻一炮而紅,開始一生的榮華富貴。
事情當然没那麼簡單,就像蘇格蘭的工業革命和工藝創新,引領英倫數十年,真地不簡單!


遊蘇格蘭當可不必讀詩但看看蘇格蘭人怎麼用那些淹腳目的錢,用一百多年就修建出許許多多遠超越高地農民超越石頭城堡,超越英格蘭銀行更超越廣大歐陸許許多多

的建設... 同時配他一桶蘇格蘭 Robert Burns 泥土香 ... 體會Steinbeck 的"人鼠之間" ... 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