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不敢領教的指導教授!

回覆 高應大 XX教授 給 高雄XX會【德捷奧行程】建議: 

咱們規劃和導覽各類建築、音樂文藝主題團進出布拉格<>維也納不下50 ,深刻體會 如果一生只去一次,旅行不應對照高中歷史課本,更不必追逐道聽途說的陳腔濫調! 
以下紅色是我回覆教授對每日行程(黑色)的"建議":

第四天 - 參觀查理大橋順道參訪史麥塔納博物館(本來都會去!) ….音樂家與伏爾塔瓦河的關連性以及代表曲目(本來就會在車上只介紹 Ma Vlast 5個樂章之一... )重點是捷克代表性的古典音樂家不只有Smetana從文藝復興>巴洛克到浪漫風格,作曲家和創作都非常豐富….

第七天 - 奧地利 Linz的電子光影藝術館行程建議取消(不會取消),將有較多時間遊覽薩爾茲堡

教授顯然没搞清楚行程順序,對奧地利近十年的文化、藝術發展也完全無知!

第十天 - 建議將國家軍史館(教授顯然没去過)的行程取消 ….以下取代?

1. 多瑙河瓦豪河谷遊船(Excursion in Wachu) 我們搭過,多會睡著喔!

2. 維也納森林散步(Promenade in Wienerwald) 不知所指?

3. 世界遺產熊布倫宮(Schönbrunn Palace) 歐洲王宮還看不夠嗎?

第十一天 ...「強烈建議」不要參觀Leopold Museum (故意錯過2018 Klimt & Schiele 逝世百年大展?),可以選擇介紹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再看義大利、荷蘭和法國畫?) Naturhistorisches Museum (我都去過,有請更精確指出看啥? 姆指大的Venus of Willendorf?) 。順便導覽附近的 Heldenplatz、霍夫堡 Hofburg Wien 與金色大廳Musikverein (這是樂友音樂廳,不是什麼大廳! 我們多視樂團和曲目前往!) ,可看性更高,更能了解維也納的文化藝術。

並非覺得 Egon Schiele 或分離畫派的藝術不好,而是(自己也没進去過?) 擔心一般未受進階藝術陶冶的台灣民眾(低估咱們港都會成員,更大大低估我們旅行社的文化水準!) 較難接受,與其如此還不如先帶領民眾先領略哈布斯堡王朝風華 (從布拉格到維也納,95%的參觀和景點都和哈布斯堡王朝有關還不夠嗎?)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挪威國鳥 Nikolai Astrup

為什麼個子比麻雀還小,羽色又灰暗的白胸河烏(- 英名: Dipper – 學名:Cinclus) 能當上挪威國鳥? 而不是連馴鹿都能獵殺的金鷹 (Aquila chrysaetos)? 或是其他北歐天空常見的猛禽呢
Go ask the Norwegians 下次去挪威時問問當地人唄依我自己進出斯堪第那維亞20多年的體會,一是挪威人早已不尚維京祖先的暴力掠奪,當不會以猛禽為圖騰。
另一方面呢? 白胸河烏(挪威: Fossekaller) 個子雖小,但不僅能在激流中潛泳,更能耐零3-40的低溫,鑽進浮冰下覓食!
或許更令(挪威)人認河烏為國鳥的另一原因,正是它們性喜山林,激流勇進,嚴冬不而又能享受孤寂的特性吧!
但也正因白胸河烏這種天性使得絶大多數樂山好水既仁且智的觀光客到了挪威不聞其名出入峽灣猶不察其踨。
就像20世紀最具特色卻鮮為人知的挪威畫家阿斯 (Nikolai Astrup  - 1880-1928),性喜山林,樂於孤寂;在那一湍歐洲的 impressionism, expressionism, neo-romanticism paleo什麼ism 的激流中 naively 勇進,面對生活的嚴冬而不!



我猜阿斯在他家(Joster)附近不只觀察過河烏深識其性之外更是見鳥思人,相望不厭才會以«石上孤鳥-Fugl på sten»為題,並用油彩和版畫著色的不同版本,多次表現小小河烏之美
遊挪威必也觀國之鳥,賞 Astrup 的畫深層體會峽灣的深邃,享受國鳥的孤寂。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俄羅斯-冰島小金環

為什麼在已經天昏地暗的冬天人們的衣著也跟著灰黑暗淡? 而活在夏短冬長的北方鳥羽色也多比南方鳥塵土無光?

我看咱們地表的動物,不管是有雞的還是有蛋的,會飛的還是會爬的,都是數十億年地球變化的過程也都是太陽中心主導下的產物!


20181月有個世界級的«»新聞,就是經過許多年的追查和交涉,一批全世界鳥祖宗 帶羽毛恐龍 的化石,終於從歐洲送回它們1.25億年至1.6億年前現中國燕遼、熱河一帶的老家並被安置在瀋陽的[遼寧古生物博物館]裡。


没有日照,那些「中華龍鳥」、尾羽龍「小盜龍」及赫氏近鳥龍的皮膚,或更精確的說,他們的角蛋白(Keratin)不會有突變也就無法完成有效的«演化» - 產生羽毛 把它們帶向天空。


生命最大的矛盾就是它祂馬的還要透過生活才成立!  Et la on revient a la question de 2Fs : 功能 form 和 形式 fonction 之爭。生命演化的過程就是要證明鳥長了羽毛不只是為了飛,它祂馬的還要耐看...或者耐不看。 
整體來說,古北區(paleo-arctic --地中海)的鳥多肉食,這不是因為它們愛吃肉,而是這一片全地表最大的陸地,就是缺花果。而食肉者人食之! 於是大北方的鳥穿著多低調,要防被吃,也要隱匿以偷襲而掠食之!

於是難得略施脂粉,低調粧扮如金趐雀者,竟也能當上歐洲最上相,最博藝術版面鳥仔!

幸好生命透過生活去詮釋,就不能以貌取人。外相平凡的大北方鳥光憑兩個強項: 長途飛行和歌喉嘹亮,也就是所謂的候鳥和鳴禽的本能,就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南方鳥值得咱們尊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