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聖彼得堡的五月花

五月初的俄羅斯天氣雖仍春寒料峭,但是從聖彼得堡沙俄皇宮的園林莫斯科大學廣場到克里姆林宮週邊的公園,都鋪上了一片片繚繞穿紅,斑斕照人的金香花地毯。原來用金香為城市著色,並不是荷蘭人的專利;而春神也從未冷落過Volga 河,甚至偷地把最濃艷的彩色,都留給了俄羅斯! 

五月初不只是俄羅斯大地回春的季節,更是一年一度舉國歡騰,普天同慶的日子! 就在59! 一年就這麼一次,不分軍系年齡、勞資省籍、口音、階級或革命反革命 … … 全俄國人都由衷認同,並高度參與的勝利日
The Victory Day! 每回跟著當地人遊行,我也會莫名其妙地跟著高喊«победа» … 笑想著咱們當年揮舞國旗高呼反共抗俄口號的年代! 


嗚呼! 為了讓活下來的人能興高彩烈地慶祝這個勝利日19391945年,短短6年間死在戰場上的俄國軍人超過860萬,老百姓則接近2千萬人! 這是為什麼俄文的 Victory Day 並沒有半點勝利的歡欣,剛好相反День Победы (發音Dien' pobiedy) 的原意是«圍城的日子»,重覆唸几次,緬懷諸先烈的同時,還真得吞無限的悲愴!  


俄國年輕人怎麼看或怎麼不看國家民族過去一百年裡的天翻地覆 – 1917大革命和1940年代反侵戰爭和30年代的大整肅 咱們不得而知;但是從普丁政府2017年極低調紀念«紅色革命一百週年»一事來看,當權派顯然有意要抹1917年那場暴力革命的不光榮和之後數十年的色折騰和共產唐,也因此更要擴大紀念[勝利日] 以宣揚俄羅斯人百戰不殆的民族精神! 

不去紅場看閱兵,因為那只保留給世界級的領導人和國家級的英雄豪傑;甚至也不是為了那場湼瓦河畔的煙火過去十年裡我三度組了«俄羅斯娃娃勝利藝術-台灣非官方好奇寶寶代表團»那個«圍城的日子»的鬧 ...


... 可說是從看著全身披著奬章地老兵逐漸凋零,到2016好像很突然地,參加勝利日遊行的人全都換上了拿著老兵遺照的年少兒孫! 有人拿一張,有人拿兩張,我看到最多的,一個小女孩拿著4張著二戰軍裝()的黑白照片,走在萬人空巷的遊行行伍之間 … …  
或許是西風東漸,也或許是Pussy Riot總之現在聖彼得堡人慶祝勝利日,已不再悲愴,遊行結束後的裝甲車和自走砲,竟然也可以成為兒童遊樂場;而數年前只會放聲狂喊 Hurrah! Hurrah! 的群眾,也會跟著舞台上的電吉他搖滾熱舞! 


If you’re going to St. Petersburg … 可別錯過59日的勝利日! 不只是去體驗俄羅斯人一年一度同心同德,徹始終春天白日滿地紅的勝利喜悅,更是見證俄羅斯陳年藝術(建築繪畫音樂)和政治、宗教思想還加上當代伏特加的熱烈糾纏!

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埃及仙鶴和神鴨


古埃及領導人Pharao(法老),自命是萬民之上的天子故輕他人之生重一己之死動輒以數十年傾百萬人力為神修廟為己蓋陵,以求來日復活富貴永生 
而自19世紀 [埃及學家-Egyptologist] 破解埃及古文(聖體文Hieroglyph)之後所有壁刻銘文、紙莎草書的內容也不再是神字天書如今世人不只清楚知道3-4千年法老王的姓名、年代和豐功偉業甚至連他們的三妻六妾,十子八孫的名字生平也都瞭若指掌! 古埃及法老王和他的世族可說從世人的探索和驚嘆中真的死而復生了! 











若說探索古文明不能以今論古對於埃及政治宗教或社會觀念,我們只能«寄與同情»;但跳脫思想解讀單就«視覺藝術»來看就不得不對法老和他們的統治階級善用«Visual Art»歌功頌德,宣揚王威的灼見和執著,感動的五體投地









表面上古埃及«官方藝術»的型式和規矩千年不變。尤其是各方神聖和法老的體態和表情,除了企圖一舉革新的阿門霍帖普四世(Amenhotep IV 即太陽王Akhenaten)之外,數千年來古埃及肖像雕刻石材、量體或有不同,官樣文章的型制卻始終如一。


到底古埃及是一個社會階級金字塔遠比石頭堆的金字塔還龐大,也更緊實的國度! 數以萬計的雕刻工匠只能重覆前人窠臼,描繪刻板模型我們從各地神殿裡祭供品宰殺綑綁和供陳的角度,都不能稍有改變,亦可見一斑。
這是為什麼在埃及廟堂"藝術"裡偶然發現一點點變化,無論是祭品內容的改變,比如把野鴨換上了,或是肥牛換成了死囚;甚或是風格的改變,都令人驚嚇!


而最有趣的,每次參觀路克索神殿都不會放過介紹的,當然就是那隻煮熟不飛,卻還能偷食供品的«神鴨»!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尼羅河御風神 windfucker

賞鳥是旅遊埃及must see項目之一誇大些甚至也可以成為埃及學下的一門專科不只因為古今的埃及人都崇拜鳥神,更因為串聯歐、亞非遷徏路徑的尼羅河,是每年10月至4月之間,許多種候鳥必經之境。 


但是埃及人不是什麼鳥都拜,而是選其中之大者! 比如最常出現在古埃及神殿門楣上的,就是禿。下圖顯示的是盧克索(Luxor 古名Thebes)西岸-拉美西斯三世陵廟(Medinet Habu)大門頂上的壁雕或因其深度的陰刻其色彩歷三千多年仍然豐富而鮮艷,似乎有意抹飾掉禿鷹和死亡的聯想。 


不過體形大小亦非唯一條件,被埃及人加冠封神的鳥也必為猛禽,其中又以個頭嬌小的紅隼(Common Kestrel)為代表搭尼羅河遊輪必訪的艾德福(Edfu)鷹神殿(嚴格說應是隼神殿)可說是古埃及人向此鳥表達的最高敬意  


古埃及人對紅隼特別崇敬有其實用理由:這種鳥最會抓老鼠! 上萬年來,這種打不過大鳥泳技又差的小猛禽不只在以農立國的古埃及和人類能互利共處即使到今天紅隼不只出現在埃及古蹟的天空,歐洲各地的都會區也常見其出没。 


紅隼有個渾名: windfucker照通用意義直譯就是??? 不過此fuck 非彼 fuck應源自日爾曼語系,指的是紅隼能迎風振趐,定點凌空的本事。I really do wish I could be fucking next to these fuckers! Man! 

還有我!還有我! 我不只有迎風振趐,定點凌空的本事,而且還會潛泳! Call me a wind-and-waterfucker! 斑魚狗不服氣的抗議! 歹勢! 身高不是問題? 尚武才能霸道! 君不見今日埃及人和美國人仍都以老鷹為國徽嗎?


賞鳥是旅遊埃及must see項目之一不只因那檻外空自流的尼羅河有鳥可觀 如果自備望遠功具 也更因為跑了這麼多回的埃及,益發讓我感覺能把古埃及閣中帝王的輝煌和今日埃及的髒亂染串聯起來的 似乎就剩下那些 阿拉和他的子民都不在乎 的芸芸眾鳥!